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< 企业党建< 文学艺术
文学艺术
回到大宋过元宵
时间:2019-02-21    来源:河南能源化工集团

一部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廋》的热剧,掀起了国民的大宋文化热。一转眼,元宵节就要到了,宋人那时又是怎样过节的呢?

宋人孟元老的《东京梦华录》记录下一份节目单,在北宋末年,你可以欣赏到这些人的绝技表演:赵野人——倒吃冷淘;张九哥——吞铁剑;李外宁——药法傀儡;小健儿——吐五色水、旋烧泥丸子;大特落——灰药;榾柮儿——杂剧;温大头、小曹——稽琴;党千——箫管;孙四——烧炼药方;五十二——作剧术;邹遇、田地广——杂扮;苏十、孟宣——筑球;尹常卖——《五代史》;刘百禽——虫蚁;杨文秀——鼓笛。"更有猴呈百戏,鱼跳刀门,使唤蜂蝶,追呼蝼蚁。其余卖药,卖卦、沙书地谜,奇巧百端,日新耳目。"

宋代观灯,既有盛大的官方庆典活动,也有民间自发的娱乐游赏,仅就后者而言,就花样繁多,足娱耳目。"诸坊巷、马行,诸香药铺席、茶坊酒肆,灯烛各出新奇。"其中有一家莲花王家香铺,灯火最为出众。又有僧道作场打花钹、弄惟鼓,引得游人无不驻足观看。在每一处城门,都设有公家的乐棚,鼓乐歌吹齐奏,"万街千巷,尽皆繁盛浩闹。"

在水光花色映衬下,"灯烛灿然",游人士女来玩赏的,则迎门酌酒而去。"又有幽坊静巷好事之家,多设五色琉璃泡灯,更自雅洁,靓妆笑语,望之如神仙。"

世尘之人爱灯如此,尘外之人亦莫能免。在西湖诸寺中,以"三竺"(上、中、下天竺寺)张灯最盛,往往有宫中所赐贡灯,吸引众多都内市民好奇前去观赏。

《梦梁录》这样记述这一晚的繁华:"又有深坊小巷,绣额珠帘,巧制新装,竞夸华丽。公子王孙,五陵年少,更以纱笼喝道,将带佳人美女,遍地游赏。人都道玉漏频催,金鸡屡唱,兴犹未已。甚至饮酒醺醺,倩人扶着,堕翠遗簪,难以枚举。至十六夜收灯,舞队方散。"

"东风夜放花千树,更吹落,星如雨。宝马雕车香满路。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蛾儿雪柳黄金缕,笑语盈盈暗香去。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"这是南宋著名词人辛弃疾在《青玉案·元夕》描写的当时元宵盛况。一簇簇的礼花飞向天空,然后像星雨一样散落下来。一下子就把人带进"火树银花"的节日狂欢之中。"宝马雕车香满路",达官显贵也携带家眷出门观灯。跟下句的"鱼龙舞"构成万民同欢的景象。窥一斑可知全豹,由此词,我们就可以想象出大宋当时闹元宵的盛况。

"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",元宵节,更是古代的情人节。这个情人节恰好发生在一年中第一个满月,大概是月圆时见你,是爱情最浪漫的开始。

中国人的元宵,适合相遇。有些人,总是要等才能撞见,而最让人向往的不也是那一回眸的惊喜吗。元宵,于漫天花火之间遇上意中人,正是这个节日最动人之处。□董全云(电冶分公司)